??松瘓F

加入收藏 設為主頁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海上風電業的“2022關口” | 風電母港的背后

發布日期:所屬欄目:行業動態

競逐風電母港


20187月,國內首個風電母港在江蘇射陽縣建成。去年吞吐海上風電設備300臺套,折合裝機規模1.21吉瓦,開港一年半即接近全球最大風電母港——丹麥埃斯比約港,后者去年數字為1.5吉瓦。疫情之下,今年上半年該港吞吐葉片498片、主機115套,同比增長38%、29%,預計全年將達400臺套。目前該港已成為遠景能源、金風科技、上海電氣等大型整機企業在蘇北的主要出海通道。該港明年還將開工建設3.5萬噸級大件碼頭和倉儲基地,計劃2023年投用。


南通(如東)風電母港去年10月試航,設計年吞吐量30萬噸,可滿足5000噸船舶全天候出海。至今年6月底,如東港已吞吐風電裝備13.15萬噸。今年將開工建設二期碼頭,計劃明年年底前投用,屆時最大吞吐量可達80萬噸。


更多風電母港正在其他海上風電大省的海岸線孕育。自南向北,包括:廣東陽江、廣東揭陽、浙江舟山六橫、山東蓬萊等。據了解,陽江、揭陽、蓬萊等地已在建設之中。陽江力爭到 2030 年形成“面向世界的海上風電母港”。揭陽擬建迄今國內最大的風電專業碼頭——設7萬噸級泊位,設計通航能力380萬噸。蓬萊則利用了原有的兩個5萬噸級大件碼頭,打造北方最大風電母港。


風電母港的競逐,折射出國內海上風電業的區域競爭正從風電場開發、風機制造環節向產業鏈下游延伸。風電母港的涌現首先因為產業需求。海上風電場不斷向遠海延伸,海上風機及其配件的質量和體積越來越大,運輸難度不斷提高,專業化的風電母港相比普通港口更能確保物流安裝效率、降低風險。以風電母港為圓心,集聚并優化產業鏈,可以樹立新的優勢,自然成為產業鏈的最新關鍵一環。因此,國內風電母港更像是一座座“超級產業園”,吸引著資源、資本和技術。


如東與射陽便是代表。兩個相距兩百余公里的風電母港正成為當地風電產業鏈的“新引擎”。如東可謂“中國海上風電第一縣”,開發最早,縣域并網量最大,產業鏈基本完備。至今年5月,如東海域累計并網125萬千瓦。去年全縣海上風電業銷售額逾200億元。在此基礎上,如東海上風電母港當然擁有更高的定位。今年68日,南通(如東)風電母港裝備產業基地揭牌,規劃建設“華東領先的百億級海上風電產業園區”。射陽也是海上風電開發大縣,核準在建170萬千瓦,其中70萬千瓦計劃年內并網。其風電母港的規劃體量超過了如東,不僅要打造“國內最大風電母港”,還將建設“國際海上風電產業新城”,規劃年產值千億元。


其他風電母港同樣承載著各海上風電大市大縣“產業加速器”的使命。陽江市在建海上風電項目130萬千瓦,待建170萬千瓦,占到了廣東全省70%以上,是迄今廣東唯一的海上風電全產業鏈基地。該市已集聚裝備制造企業 17 家,去年總產值超逾300 億元,至2030 年的規劃目標是1300 億元。揭陽2018年即規劃了以海上風電研發、總裝、運維基地為核心的惠來臨港產業園。舟山六橫島2019年已籌備與上海電氣風電集團聯手打造“全產業鏈”基地。蓬萊的目標則是建設“產、學、港、研、服”一體的風電產業園。


風電母港及產業園區的背后,地理范圍及資本規模更大的區域海上風電產業集群已浮出海面。68日,南通市政府專門召開了一場“2020海上風電產業鏈發展大會”。數百位業內專家及高管匯聚如東,從主機、塔筒、葉片、電纜到運輸、安裝、維保、水文、氣象、資源回收……產業鏈上下游的大批企業與會。意向總投資215億元的10個風電裝備制造及服務項目、價值320余億元的新建風電場裝備訂單,于會場集中簽約。同時公布了《南通市打造風電產業之都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規定:風電制造項目按設備投資額20%給予獎勵,最高1億元;對重點研究所、實驗室,三年給予不超過1000萬元的補助,對獲得國家、省級獎勵的給予配套補助。其目標是:2022年全市風電產業銷售1200億元。至今年6月底,南通市海上風電累計并網159.1萬千瓦,居全國城市第二;在建及待建439萬千瓦。上半年該市風電業產值增長逾60%。海上風電顯然已是南通競逐長三角經濟強市的產業新增長點。


去年9月,鹽城市發布了《鹽城海上風電發展白皮書》,目標也是構建海上風電產業體系,打造“鹽城風電制造”地標品牌。其背景是:至今年5月底,鹽城市海上風電累計并網291.25萬千瓦,居全國城市之首;在建及待建360萬千瓦。


據記者了解,廣東陽江、福建福州、山東煙臺等市也正籌劃建立類似的海上風電產業集群。以上述區域為核心,蘇粵閩三省已發展為國內海上風電產業大省。江蘇產業規模居全國之首,國內幾乎所有大型風機及海工企業均已在江蘇建立重點基地。初步統計:2018年營業收入超2億元的江蘇風電產業鏈企業已近300家,基本均涉足海上;其中大型整機制造企業19家、葉片企業14家、塔筒企業11家,還包括國內齒輪箱及海底電纜龍頭企業。近幾年,金風、上海電氣、明陽、海裝、湘電風能等龍頭整機商紛紛在粵閩等省設廠。


激勵這些城市和企業的最大力量是政策與規劃。近幾年,各地海上風電規劃與核準規??涨?。僅2018年,廣東即核準18.708吉瓦,江蘇6.7吉瓦,福建1.713吉瓦,三省總計近27吉瓦,預計總投資逾5200億元。至今全球海上風電并網不過28~29吉瓦之間。換言之,2018年蘇粵閩三省的規劃量就接近全球并網量!這一年,正是國內海上風電“狂飆”之始。


“跛足”之痛


必須看清的現實是:盡管成長迅猛,即將躍居全球規模之首,我國海上風電業還只是一個“跛足巨人”。業內人士分析,因起步時間較晚——2003年規劃了第一個灘涂項目,2007年才投產第一個近海項目,晚于全球領先的歐洲十余年,故國內業界開發經驗有限,尚未經歷從風電場建設、運營、維護到回收的全生命周期,整體技術及專業服務水平均有待提高。首先表現出的“跛疾”便是:從設計、融資到制造、物流,再到成本控制、運維、保險等,商業化機制遠未成熟,市場調控能力薄弱。


以風電母港建設為例。中國即將成為海上風電第一大國,確實需要自己的“埃斯比約港”。然而,風電母港的規劃建設也有其科學規律。航運界人士分析,歐洲建設母港的主要目的是鎖定項目資源,在港口儲存裝備,減少因供貨不足而導致的施工待機時間。因此母港分為兩種,安裝母港,輻射周邊1000公里;運維母港,輻射100公里。規劃細致,分工明確,避免同質化競爭。其次,丹麥埃斯比約港、德國不來梅哈芬港、英國赫爾港、荷蘭埃姆斯哈文港等世界領先的風電母港,都建立在這些歐洲國家成熟的海上風電產業體系的基礎之上。國內母港的“產業鏈基地模式”則與歐洲明顯不同。當前國內海上風電供應鏈尚未成熟,加之“搶裝潮”洶涌,母港建設主要服務于大型制造基地,重在吸引產業鏈聚集,彼此之間功能重合,規劃集中于開發熱點地區。雖投入不小,長期看難以充分降低風電場的海上物流成本。


更深層的“跛疾”則是國內海上風電成本居高不下,競爭力不強。截至去年年底,不僅高于傳統的煤電、水電,也高于同為可再生能源的太陽能光伏發電。世界范圍內,遠高于歐洲國家。迄今國內海上風電最低報價是0.65元,實際中標價0.7388元,均來自去年招標的首個國內海上競價項目——上海奉賢風電場。相比之下,今年以來全國光伏競價項目平均電價已降至0.372元。英國近海風電最新收購價僅為每千瓦0.35元,零補貼。德國、荷蘭2017年已實現零補貼。


江蘇海域多為較淺淤積海底,國內各省之中海上風電開發成本最低。據中國電建集團華東勘測設計研究院測算,去年江蘇已投產項目平均造價約每千瓦1.57萬元,按平均年等效滿發3000小計時,折合度電成本已近0.55元。金風科技總工翟恩地告知,電價欲降至0.5元左右,對于江蘇近海項目而言,造價需下降40%,降至每千瓦1萬元?;涢}浙等省份由于海底巖層淺、地質條件復雜、臺風頻繁等因素,造價高于江蘇。某咨詢機構測算,廣東陽江主要在建海上風電項目平均造價逾每千瓦1.95萬元,并認為:廣東項目造價1.7萬元以上、上網電價0.65元以下,便不具備經濟性。因“搶裝潮”,全國在建項目的造價還有所上升。此外,隨著新能源并網量迅速增長,沿海各省開始出現輸電通道不暢的問題。為避免網絡擁擠,在一些地區,電網企業已要求在建海上風電場配建儲能系統。國網江蘇電力公司的規定是:鋰電池儲能規模不小于項目容量的20%,每十萬千瓦造價約1.5億元,將繼續推高度電成本。這意味著:倘若2022年后按0.39-0.45元的標桿價并網交易,幾乎所有在建海上風電項目都將虧損,大批規劃乃至核準項目也將不再具備投資價值。


實事求是地說,政府之手的推動是海上風電業高速發展的原動力,但過度介入又是“跛足”的癥結。當前這一產業的區域競爭通常帶有中短期政績色彩,較為依賴行政力量,忽視市場自身供求。新興產業當然需要政府的大力扶持,但“爆發式”規劃、強力激勵政策早已積蓄了“虛火”。


早在2010年,位于江蘇沿海的國家首批海上風電特許權項目招標中,中標價曾“大躍進”,低至每千瓦時0.6235-0.737元,遠遠脫離了當時產業的實際能力,根本無法贏利。直到2019年,海上風電最低招標價才降至0.7388元。十年間,四個“標桿項目”一直未能實際開發,全國產業發展因此停滯多年。


根據現有規劃:江蘇率先建設千萬千瓦級(10吉瓦)“海上風電三峽”,江蘇與廣東2030年海上風電并網均逾30吉瓦,福建遠期規劃逾13吉瓦。截至明年年底的海上風電并網量預計為:江蘇10-13吉瓦;廣東部分完成在建的12吉瓦;福建2-3吉瓦??梢?,到2022年,除了江蘇將如期建成“海上風電三峽”外,粵閩兩省的實際投產量很可能明顯不及規劃。大量資本被超前規劃和高額補貼吸引而來,吸納了大量資源,一旦回報不及預期,將帶來長久的負面效應。






信息來源:北極星電力新聞網

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q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