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瘓F

加入收藏 設為主頁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失去國補,海上風電能撐到平價之日嗎?

發布日期:所屬欄目:行業動態

新冠疫情讓全球風電產業鏈持續吃緊,這使得今年海上風電的搶裝形勢格外緊張。階段性搶裝過后,失去中央財政補貼的海上風電,將踏上更為陡峭的平價之路,業界普遍判斷,新增投資建設規??赡艹霈F斷崖式下降。

 

中國海洋工程咨詢協會海上風電分會秘書長翟恩地在接受eo采訪時表示,海上風電產業政策要有連續性,讓行業可持續發展,避免大起大落。

 

沖刺搶裝

 

由于海域海況、地質條件復雜,施工難度大,疊加新冠疫情帶來的停工停產影響,廣東部分海上風電項目建設進度已經落后原定計劃。早在2017年,廣東省陽江就已經有4個、總計130萬千瓦的近海淺水區項目獲得核準。按照當時的計劃,這4個項目在2018年年中前全面開展風機吊裝施工,2020年底前全部建成投產。

 

但部分項目建設進度不及預期,今年2月,廣東省公布近海淺水區海上風電項目開工及建成并網時間表,上述4個項目中,只有中廣核陽江南鵬島和三峽新能源陽西沙扒兩個項目承諾2020年底全部機組并網,粵電陽江沙扒和中節能南鵬島兩個項目推遲到2021年底建成并網。

 

根據時間表,廣東省2020年將有廣東粵電湛江外羅、中廣核陽江南鵬島和三峽新能源陽西沙扒3個項目并網發電,總裝機容量90萬千瓦。還有22個、總計732.8萬千瓦的項目在建,其中18個、總計532.8萬千瓦的項目計劃于2021年底建成投產。

 

2018年底,廣東、福建和江蘇三省為了爭取0.85/千瓦時的上網電價,趕在競爭性配置政策生效前突擊核準了超過2700萬千瓦的海上風電項目。

 

對于搶核準的項目,20211231日是一個關鍵節點,只有在這一時間點前完成全部機組并網發電,項目才可以拿到中央財政補貼,取得0.85/千瓦時的上網電價。

 

但受限于施工吊裝資源以及海域海況條件,海上風電產業鏈難以支撐如此大規模的搶裝。根據中國海洋工程咨詢協會海上風電分會的統計,預計至少800萬千瓦的項目將結轉至2021年之后。

 

在上述并網時間節點到來之前,開發商以及整機廠商都在竭力確保施工進度和風機交付。國家電投廣東公司總工程師張翼在一次線上會議上表示,國家電投在廣東的在建項目所采用風機分別來自明陽、金風和上海上海電氣,到目前為止,所有主機廠均回復能夠按期交付,不會影響明年并網發電。

 

對于手握眾多項目資源的開發商,合理安排項目建設順序對于消化并網壓力非常重要。據張翼透露,國家電投和二級單位簽訂了軍令狀,二級單位判斷哪些項目上、哪些項目不上,上的項目要確保搶到電價,否則項目將全生命周期虧損。

 

根據新能粵動微信公眾號消息,72日,中廣核新能源華南分公司總經理陳亞賓率隊前往中交三航局廈門分公司和福船一帆新能源裝備制造有限公司推動項目進展,雙方對中廣核汕尾后湖海上風電項目建設安排進行了交流。

 

中廣核汕尾后湖海上風電項目裝機容量50萬千瓦,計劃于202112月底完成全部機組并網發電。在中交三航局廈門分公司,中廣核新能源方面表示,汕尾后湖項目建設進度緊張,要確保起重船、吊裝船、打樁船、打樁錘等進場時間滿足項目建設進度。在福船一帆,中廣核新能源對風機基礎、導管架等設備的排產和交付提出了明確要求。

 

中廣核在廣東的海上風電資源儲備達到1120萬千瓦,這是中廣核能夠要求施工企業和設備制造企業資源傾斜的重要籌碼。同時,中廣核作為廣東海上風電資源儲備量最大的開發商,也面臨更為迫切的并網壓力。據eo了解,廣東省政府要求中廣核在2020年、2021年分別并網80萬、220萬千瓦的海上風電項目。

 

按照核準時的要求,海上風電項目需要在2年內開工建設,如需延期開工建設,需要在2年期限屆滿的30個工作日前申請延期,并且開工建設只能延期一次,期限最長不超過1年。這就意味著2018年底前核準的項目,需要在2020年底、最遲2021年底開工建設,否則項目資源有被政府收回的風險。

 

有廣東省開發企業人士對eo表示,主機設備招標是衡量項目開工的重要指標,招標完成后即沒有退路?,F階段即使有開發商想要退出,也很難找到企業接手。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使得工期已經緊張的搶裝項目更加急迫。目前國內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疫情對海外供應鏈的影響仍然存在,部分需要進口的關鍵零部件如主軸軸承、葉片芯材、IGBT芯片等供貨緊張,并且供應緊張的局面可能持續到今年第三季度,這將對國內風機的按期交付產生不利影響。

 

搶裝之后,如何降本

 

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也是可再生能源全面進入平價時代的開始。陸上風電與光伏發電經過數年發展,發電成本已經大幅下降。而此時進入規?;l展階段的海上風電,度電成本尚未實現快速下降,卻已經不再享受中央財政補貼扶持,處境尷尬。

 

事實上,搶裝幾乎貫穿陸上風電與光伏發電近十年的發展,光伏發電標桿上網電價自2011年首次下調,陸上風電則始于2015年。為了趕在電價下調前取得較高的上網電價,陸上風電與光伏行業每年都會出現一波搶裝潮。盲目搶裝帶來的棄風棄電、產能過剩為業內詬病。但不可否認的是,數輪搶裝帶來可再生能源裝機規模的迅速增長,加速了技術進步,推動發電成本降低。

 

而海上風電度電成本下降的路線則完全不同,在中央財政補貼取消、地方政府補貼尚未明確的情況下,海上風電搶裝或許僅僅維持一輪。并且這一輪搶裝對于帶動海上風電技術創新起到的作用很有限。當前搶裝的重點是保交付,沒有時間去推動技術創新,對將來靠技術創新帶動度電成本降低反而沒有多大推動作用。翟恩地表示。

 

搶裝過后,如果無法保持每年相對穩定的裝機規模,海上風電度電成本的下降要比陸上風電和光伏發電更加艱難。業內有觀點認為,行業要為搶裝過后產業可能出現的下滑做好準備。

 

翟恩地對eo記者表示,現在為了保交付,企業都在提高產能,但進入2022年以后,海上風電新增裝機量將減少,只剩下少量的競價項目。如果補貼跟不上,2022年行業可能出現斷崖式下降,有一大批企業恐怕將因為產能過剩而破產。

 

廣東省開發企業人士對eo表示,按照目前的建設成本,廣東省內的項目如果沒有任何補貼,項目的投資價值為零。

 

所以地方補貼被業內寄予厚望,江蘇、廣東等沿海經濟發達省份有可能接力海上風電補貼。對廣東、江蘇等省份接補行業期待很大,像是大概率事件,但補多少還不知道。翟恩地表示,因為國家補貼是到2021年底,所以各省也許不著急在今年就把補貼政策推出來,當前的搶裝和省里的補貼沒有關系,搶的是85電價。

 

上述廣東省開發企業人士分析,目前廣東、江蘇等地均規劃了百億、甚至千億規模的海上風電產業,地方政府不可能讓這些投入打水漂,所以極大可能會對海上風電進行補貼。

 

廣東在海上風電發展規劃中提出以海上風電規?;_發帶動風電裝備及服務業發展,以龍頭企業為依托實現全產業鏈發展,將我省海上風電產業打造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優勢產業。

 

位于粵西的陽江市,海上風電規劃裝機容量達到1000萬千瓦,同時也是廣東規劃的重要海上風電產業基地。據《陽江日報》報道,截至目前,總投資26.1億元的明陽整機、明陽葉片、中水電塔筒、粵水電裝備等4個項目已建成投產??偼顿Y逾132億元的金風科技、龍馬鑄造、中車電機等13個項目正加快建設。到今年底,陽江風電整機年產近300套,風電裝備制造業產值達350億元,預計到2025年,整機年產500套以上,產值達750億元。

 

江蘇省南通的海上風電裝機總量占到全省的三分之一,也在今年6月發布了《南通市打造風電產業之都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計劃通過三年時間,打造風電產業之都,形成千億級風電產業集群,到2022年,風電累計裝機容量800萬千瓦,風電產業營業收入突破1200億元。

 

地方補貼對于穩定行業預期至關重要,但未來海上風電規模發展仍然需要加快降低發電成本。中國海上風電發展在十三五起步,今年是十三五最后一年,要在短短五年時間走入平價,顯然跟自然發展規律不吻合。陸上風電經過十多年才逐步實現平價,而海上風電要比陸上風電更加復雜。翟恩地表示。

 

翟恩地此前曾撰文指出,若按照廣東省內燃煤標桿電價0.453/千瓦時,以歐洲海上風電每年下降5%—8.3%來計算,廣東最快可在2023—2024年實現平價,最慢要到2026—2027年。江蘇、福建和山東最快在2024—2025年間實現平價,而歐洲是經過了二十年的技術積累才達到如今的降幅水平。

 

海上風電最終還是要依靠科技創新推動度電成本下降,如果能夠延長海上風電并網期限,省補接上,行業內還是有信心在十四五末實現海上風電平價。翟恩地表示。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qc